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05章 前生后世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中华的文字是个极其复杂的东西,很多时候含义完全在字面之下。

    重岩在见张赫之前,一直在费心琢磨所谓的“精神状态不稳定”究竟是个什么意思。然而见了面之后,重岩才发现,不稳定就是不稳定,完全就是纯字面的意思。比如他刚刚走进那间小会客室的时候,张赫用一种漠然的眼神打量他,不到几分钟,竟然激动的浑身哆嗦起来,好像他们俩曾有过命的交情,而且还好些年没见了似的。

    重岩有些头疼地看着他,“听说你想见我?有什么事吗?”

    张赫用一种诡异的眼神看着他,“多年师徒,难道你就不想见我?”不理会重岩骇异的神色,他自顾自地说道:“就算我最后对你下手,但之前多年的培养总是真的。没有我,你能爬上李氏老总的宝座?就算能,又要多耗多少年的时间?”

    重岩,“……”

    张赫却又沉默了,眼神也黯淡下来。

    重岩平复了一下心头起伏的疑问,试探地问他,“我们是……师徒?”

    张赫左右看了看,把身体朝着重岩的方向探了过来,小心翼翼地压低了身体,“重岩,你听说过神仙教吗?”见他摇头,张赫眼里立刻露出狂热的神色,语气也急促了起来,“他们的长老可以带领你冥想,最终达到天人合一的境界,你能看到自己的前生后世……”

    重岩不自觉的向后躲了一下。他这语气,说的该不会是……邪-教吧?

    张赫越说越快,然后很突然的又停了下来。

    重岩现在怀疑他的脑子是真的出了问题了,因为那种诡异的思维方式很明显是跳跃式的,而且彼此之前完全没有任何逻辑关系。

    “张赫?”重岩喊了一声他的名字,“你要是没事,我就先回去了。”

    “等等!”张赫有些焦虑地喊住他,“你可以去看看长老,听他上课会有很大的收获。我也是经过了他的指点,才看到了自己的后世。”

    重岩又坐了下来,眼神怀疑地看着他,“你说你看到了什么?”

    “后世。”张赫肯定地点头,“后世,第二辈子,还在这个城市里,我找到李彦清,可是他不行,年纪太小,脾气还不好,我说什么他都不听……后来我就找到你……”张赫用一种十分迷茫的眼神看着重岩,“你很好,重岩,非常聪明,超出我预料的聪明。得英才而育之……嗯,不对,你也不听我的话,我让你把李延麒李延麟都杀掉,你却把他们都放了,还拿一副假画来哄弄我……”

    重岩的心脏咚咚直跳,撞的胸口都开始隐隐作痛。

    张赫突然往前一扑,要来抓他的手。重岩一直防备着他,他一动,重岩就下意识的往后躲了躲。张赫扑了个空,并不恼怒,反而像个要告状的孩子似的嚎哭了起来,“爸,爸,你不能丢下我不管,我错了,我错了……”

    重岩,“……”

    好吧,有生之年能让这老妖怪冲自己喊一声爸,好像也不冤了。不过他真的觉得自己错了吗?会认错的人能那么丧心病狂的又是绑架又是杀人?

    会客室门口的看守过来看了一眼,见张赫只是在那里嚎哭,又面无表情地走开了。

    重岩咳嗽了两声,“你为什么那么想要《骊山烟雨图》?”

    张赫抽抽搭搭地说:“我去过老乔恩的私人博物馆,老乔恩凑齐了其余三卷画,唯独空出了挂《烟雨图》的地方,还说要凑齐一整套,愿意让出一条海上运输线……”

    重岩明白了,“你想要那条海上运输线?”

    张赫愤怒地反问他,“不拿到海上运输线,我怎么能证明自己比大哥更优秀,比他更适合领导张氏?”

    让他尤其不能忍受的是,他两辈子加起来居然都没有得到《骊山烟雨图》,更别提那条只闻名未见面的海上运输线了。明明他已经这么努力了,为什么老天对他还是这般苛刻?他老爸就像一个古代愚忠的臣子,死守着自己的誓言,无论他怎么哀求,怎么软硬兼施,花样百出,他都不肯让自己拿到那幅画。而那个李承运,他已经把价钱提的很高了,他还是不肯让出《骊山烟雨图》。他其实根本不懂古画,也并不差钱……真是该死。

    重岩拿不准他是不是该走了,可他还有个极其重要的问题没有问,“张赫,你为什么要杀我?我们不是合作的关系吗?”

    张赫听了这话突然怒了,“合作?!你把我当做敲门砖,用过就丢掉,拿假画骗我,还哄弄我说同意让我帮你管理李氏……可是你却背地里想把李氏留给了李延麒!老子付出了那么多,哪里比不上李家那个蠢货?”说到最后,他直接吼了起来。

    看守敲了敲门,“安静!”

    张赫喘着粗气,表情狰狞。

    虽然只是他单方面发泄情绪的话,然而重岩什么都明白了。他想起他活着的最后那几年,张赫已经进了李氏,但李氏是家族企业,不可能让他一个外姓人独揽大权。就是重岩自己也是绝对不会同意的。因为在他心中,这一切都是抢来的。因为不服气、不甘心,所以抢来证明自己的能力,然而最后终究还是要附上利息,物归原主的。

    李氏从来都不是重岩的,自然更不会是张赫的。

    可惜张赫不明白。

    重岩从会客室出来的时候脸色有点儿发白,赵闯和秦东岳站在门口跟看守聊天,见他出来好奇地问,“他跟你说什么?”

    重岩木然答道:“他打算介绍我认识‘神仙教’的大长老,还说跟着他冥想能看到自己的前生后世。”

    几个人都笑了起来,显然没把这些话当真。赵闯还拍了拍秦东岳的肩膀,提醒他说:“小孩儿可能有点儿吓着了,回去好好安慰一下。”

    秦东岳点点头,搂住重岩的肩膀往外走。刚才其实他也想跟着进去的,不过重岩没答应,说有话想单独问问张赫,也不知...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