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1029|独发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这人啊一旦上了年纪,年轻时候的雄心壮志早如那过眼烟云,临老临老,反倒讲究起莳花弄草、养生之道了。翟爷爷如此,赵老爷子好像也不例外,至少听着是颇有一番雅趣!比如那一日三餐,不追求山珍海味的饕餮大餐,但荤素搭配的家常小菜每天必须定时定点,只有早就没有晚的!说白了,活到这把年纪,每天也就剩下吃吃喝喝这点小念想了!

    两位勤务兵灶头上的本事当得起翟爷爷一声夸,虽然说赵老爷子和赵老太太临时起意过来聚餐,为免失礼不得不再多弄几道小菜,却也没多耽搁多大会工夫!这不,吃完午饭,两位老爷子前脚到楼上书房聊天,后脚客厅的石英钟这才不紧不慢地敲响,不多不少刚刚好十二下!

    今儿天气好,这会儿又正值正午时分,院子上方碧空万里,辽阔悠远,也愈发衬托的那抹冬阳明媚灿烂,缕缕暖意透过窗户玻璃洒落在这栋红砖小楼的各个角落!

    二楼书房也同样沐浴在这缕缕暖意中,和煦如春的暖意使得置于书架上的那块沉香木摆件的香味愈发清醇素净,整间书房仿佛也平添了几分闲适惬意!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窗外的阳光太过温暖明媚,明明谈论的是一个十分严肃敏感的话题,两位老爷子却表情惬意,甚至显得有些漫不经心。这不,三言两语就结束了这个几乎可谓是“牵一发而动全身”的话题!

    而另一厢,戒备森严的重重红墙内,刚刚结束同一个话题从那位老爷子办公的小楼里出来的两个人表情却远比不上这厢翟爷爷他们这般轻松!

    最近这段时间,每天为柴米油盐奔波忙碌的老百姓察觉不到京城暗涌下的风声鹤唳,但小圈子里的人稍微留心一些,就能感觉到那股山雨欲来的紧迫。

    明面上,随着调查工作组的进驻,几年前以腾空之势崛起而后蓬勃发展,短短几年的时间就俨然成为时代弄潮儿的标杆性存在的华夏集团赫然被推向了风口浪尖。但拨开那重重暗涌的迷雾,上层圈子里的人都心知肚明,这是罗家以华夏集团做筏子跟翟家打擂台呢!

    可惜,任外面如何风诡云谲,都不见翟家有丝毫动静,翟家的反应也让众人雾里看花摸不着头脑。

    除了跟翟家走得亲近的,察觉到苗头不对时旁敲侧击过,然后就没有然后了。见翟家没有动静,就连跟翟家交好的也都讳莫如深,一时间,有眼界浅的忍不住暗自揣测,这一次翟家该不会真被人抓住什么把柄了吧!当然,大多数人还是本能的察觉到暂时平静下的凶险,依旧保持观望。

    谁也没有猜到,就在这节骨眼上,上头那位一直保持沉默的老爷子突然出手了。这不,这老爷子一出手,这场触之即发的暗涌也仿佛瞬间消弭于无形!

    当然,暂时的平静下或许在酝酿着另一拨更加风诡云谲的暗潮!但是除了沈长鹤这个贴身秘书外,目前外人暂时还无法得知,那位老爷子到底怎么出手的,翟爸和罗江林竟然在那位老爷子的办公室待了整整一上午!不过,一前一后从办公室出来两人,尽管表情不一,可神色间都稍显凝重。

    但是,相比脚步急促的罗江林眼底掩饰不住的狼狈晦涩,翟爸神色要镇静从容的多,就连脚步也显得十分轻快!

    小楼外冬阳明媚的耀眼,洒在身上整个人都晒得暖洋洋的,翟爸下意识的眯了眯眼,松松大衣领口,放慢脚步想再多享受一会儿这份暖洋洋的惬意!这些天,任外面风起云涌,翟家都看似毫无反应,但实际上,首当其冲的翟爸哪能轻松的起来!既要时刻留意不能引火上身,又得暗中推波助澜,静待火候成熟,以便接手这盘棋局。直到此刻,紧绷了这些天的翟爸才终于有了一种尘埃落地的轻松!

    但余光不经意掠过右手拿着的文件夹时,尤其是文件夹中关于自家芽儿的一些资料,翟爸推了推鼻梁上的金丝镜框下,眉梢忍不住挑了挑,嘴角也流露出一丝笑意,更准确的说是明晃晃的带着几分炫耀的满意,跟翟爷爷平时显摆自家芽儿的表情如出一辙!

    尤其是那份资产调查报告,尽管内容不够详尽但其列举的资产总额足以让人趋之若鹜,恨不得占为己有。以那丫头精准的经济眼光,翟爸突然有点后悔当初没让芽儿学经济了!

    翟爸很早知道自家芽儿很有经济头脑和投资眼光,当年小小年纪就打越洋电话跟袁源袁浩他们在股市乱捣鼓。尤其是后来出国深造时,更是如鱼得水!据说经由老爱德华帮忙,那小丫头在M国还有自己的职业操盘手和职业理财师。这几年,华夏集团能发展如此迅速,除了赶上好的年代好的机遇外,更少不了那丫头源源不断资金支持!

    翟爸也一直都知道自家芽儿生财有道、身家殷实,但那丫头始终漫不经心的,翟爸也就没细算过这笔账。可是今天从那位老爷子手里拿到这份并不够详尽的资料时,翟爸仍不禁有些瞠目,当时就有一个想法,芽儿那小丫头是金耙子托成的吧,专门搂金子的!

    但余光不经意落在脚下急促早自己半步出来的罗江林身上时,谈不上孰胜孰负的翟爸脑海里又突然不合实际的冒出一个念头,翟家这是傍上芽儿这大款了?

    再说跟翟爸一前一后出来的罗江林,小楼外灿烂明媚的冬阳同样也让罗江林下意识的眯了眯眼,但翟爸的感觉是惬意,而罗江林却觉得刺眼。

    一身挺括的呢子料大衣,年过半百依旧风度翩翩身形挺拔的罗江林,此刻眉头紧蹙,稍显苍白的脸上满是阴郁,洒落在身上的缕缕暖意也丝毫驱散不开眼底的黯然颓废!

    罗江林紧了紧呢子大衣的领口,此刻明明是暖阳明媚、和煦如春,却觉得浑身发冷,这时候才后知后觉的发现,冷汗早就湿透了大衣里头的羊毛衫!而刚才老爷子审视的失望的警告的……眼神再次...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