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27章 chapter127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什么急着出国便宜出血的房子?一个月一千的贴身保姆,甚至老妈说要寄过来的六万块钱,现在细细想来,哪一样不是疑点重重,她一个人这么多年,可从来没有这样又那样的好事,天上掉馅饼的好事儿,从来不是陷阱就是预谋。

    而只有自己一个人被蒙在鼓里,为赚到一点小钱喜不自禁,为自立自主的离开藏身在大都市无人找到而感到安全感,为保住孩子不告诉父母地址而谨慎在意,原来到头来在别人眼里,都是一场笑话。

    她有点麻木抱着肚子,转身回到沙发坐下,目光略过客厅那精致异常的婴儿床,此时与房间是那么的格格不入,她不可能今天才发现,也许很早心里就有疑问了,五百块钱能买到这种寸木寸金自带天然檀木香的实木床?那好运也未免太多了些。

    她不由的自嘲的笑了下,难过的低下头,嘲笑自己不知好歹,难受到自己还要自欺欺人到什么时候,手指下意识的攥紧了身上柔软的浅粉色面料。

    王阿姨的手艺很好,做出来的汤虽不精致,却是带着年代久远,古董般悠香醇厚的口感,那是一道她拿手的汤色,说是太姥姥传下来,当年宫里流出来的方子。

    一个有这样手艺的人,怎么会做月一千这种廉价的劳动力,亏她还以为自己无意拣到宝,真是无知可笑。

    她咽着鲜美的汤汁,第一次毫无滋味,心里如涂苦胆,吃过饭,王阿姨在厨房洗碗,余眉站在窗边,平日饭后会浇浇窗台养的盆花,如今却是手提着水壶,怔怔的看着窗外点点细雨。

    半响才放下壶,随便拿个包便乘王阿姨不注意出了门,才刚刚跨出楼道,就有人伸手拦住她道:“夫人止步,外面天色晚雨露重,还是早些回房休息的好……”

    果然如此,她在这里住了近两个月,居然一点都没察觉到自己一直在别人的监视之中,她拎着空空的包拖着沉重的步子回到门前,门早就打开,王阿姨惊慌的站在门口,张了张嘴,却没说出话来,显然没想到发生这样的事,而余眉的脸色也实在太差了。

    回到客厅,余眉把自己关在房间里,不声不响的坐在床上,一句话也不说,而王阿姨更不敢火上浇油,一时间屋里静的只听得到外面的雨声,甚至隐隐的闷雷,就如同余眉此时的心情一般。

    谭慕铭来的比想象中早,可能连着开车四五小时,在九点左右赶到,王阿姨早早就在楼道守着,见他连伞都没拿,带着一身雨气,脸色也不是那么好,也是心下惴惴,只盼两个人关上房门好好说话,别再吵架闹出矛盾。

    谭慕铭见王阿姨点了点头,脸色缓了缓。

    谭家早年是资本家,往上数六代宫中做官无数,谭家昌盛时是名门大户,户主实势,谭家没落后,便带着嫡系隐归于市,利用一代一代积存下来的财富经商海外,就算是经历变革,谭家这一脉子孙也有着极丰厚的家底,供着几代人分割挥霍,谭家可以说,从来没有穷过,而当年跟随谭家的奴仆也留下后代,虽然伴随新时代的到来,大多翻身离开谭家重获自由自立门户,但总有几个忠心耿耿的后人。

    到奶奶年轻时那一代,还剩下一个老仆,老仆有一女自小叫奶奶小姐,与奶奶情谊非常,这人不是别人,正是王阿姨,那日谭家嫡孙寻上门,王阿姨连声都没打,二话不说拿着包袱就走,别说自己那个活了八十八的老母情面,就是谭家这些年对她子孙的照顾,都没二话,何况只是她那手绝话。

    更不提照顾的还是谭家下一代嫡孙,想到谭家媳妇年前还电话哭诉,说谭家到她这里要断根了,王阿姨跟着急得什么似的,如今听到有嫡孙了,巴不得脚上踏着风火轮,当天就急急奔了来。

    只可惜手艺再好,也不是演戏的料,还没到两个月就露馅了。

    当初来照顾余眉时,也想过怀着谭家嫡孙子会是个什么样的女人,如果是个贪钱泼辣拿孩子当筹码不要脸的,定然要跟谭家孙子说道,这种女人可不能进门,生了孩子就打发走。

    哪曾想,情况竟与她想的完全相反,到是让她左右为难的很,也不知这两孩子怎的弄地,互不相见误会重重不说,连看张照片还要偷偷摸摸的,她夹在中间也不是滋味。

    如今终于熬到把事情摊开说的地步,她怎么也要好好嘱咐下,所以没等谭慕铭抬腿上楼,她便先拦住劝着道:“铭哥儿,阿姨是老了,你们年轻人的事,阿姨不好掺合,也不懂,但是有些事儿还是想跟你说说,你听着觉得有道理就听着,觉得没道理就当听个响儿……”

    对这一位,谭慕铭是尊敬的,他算不上是个孝子,但对从小照顾他的爷爷奶奶,那份情自不必说,爱乌及乌之下,这位逢年过节都不忘给奶奶送东西的王阿姨,他也带着几分尊敬。

    他脚步一顿,停下来道:“您说!”

    “阿姨书也没有你们念的多,也不懂什么大道理,但是这人心还是看得几分的,小眉是个好姑娘,这些天我看得清楚明白,她既然没有因为你有钱就顺从赖在你身边,那就绝不会在你落魄时丢下不管的无情人,她看中的不是钱,其它阿姨也不多说了,珍不珍惜全在你,只是阿姨得跟你说,她肚子里揣着两个你奶奶的大重孙子,一会儿你进去跟她说话,万万不能让她激动,现在才五个多月,若出事了,后悔就来不及了……”

    半晌身上带着雨水,甚至有水珠从西装上滑落的男子,略放松了下巴,似有似无的叹了口气,在发暗的楼道里半天才低低道了句:“是,我知道……”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