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37章 chapter137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谭慕铭手术后,昏迷了一天一夜,第三天才转入病房,余眉找大夫问情况,医生说是车祸伤到了腰椎神经,已经给做了腰椎手术,当时的情况很复杂,来不及转院,如果不尽快手术,神经受压时间过长就会导致神经与身体不可逆性的损伤!

    至于恢复的情况,医生说是要看损伤的情况以及手术后的治疗情况,但是,情况很不容乐观。

    医生总是保守的往最坏的方向设想。

    事情不会这样,总还是有转机和希望!

    余眉在心里这么告诉自己。

    谭母遭遇又一重打击,不出两天就病倒了,而越是到这种时候,余眉仿佛越加的坚强,如无论如何都打不倒的杂般,一天只睡四五个小时,里里外外的操持,怕医院的饭菜不好,自己在医院附近租下一间临时房子,亲自买的蔬菜鱼肉,里面放进小金鱼的精华,熬的喷香四溢的端到病房。

    有时候做菜时,做着做着,余眉的眼泪不知怎么就落了下来,人可能就是这样,在幸福的时候,不满足,不知足,为了一些有的没有的置气,自尊,付出多与付出少,对不起他或对不起我这样的鸡毛蒜皮的小事争吵不休,不停的闹着别扭,不停的折腾,似乎这样才得到自己想要的东西。

    却不知当幸福有一天不在,自己要为当初的幼稚和愚蠢失去多少宝贵的东西。

    她无法想象,谭慕铭是如何面对他永远只能躺在一张床上,双腿再也站不起来,而接下来的日子,也许四肢萎缩,不成人形,事业,健康,未来,统统化为泡影时,他会怎样的心情来面对,也许对那样骄傲的人来说,只剩下深深的绝望吧,想到他家里那些第天必练的健身器材。

    她不由的伸手擦了下湿湿的脸颊,将菜和汤盛出来,所以她跟主治医生不断的说,要给他希望,并且试图联系国外这方面的权威,不知道会不会有转机。

    而这些的前提,是他还有生存下去的希望,这样才会有奇迹。

    只一个多星期,余眉平静生活养出来的最后一点圆润也终于消失不见。

    而她也终于等来她最怕的东西。

    她带着手里的保温盒悄悄打开病房的门,高级病房设施健全,也十分生活化,会尽量让病人如住进家里般舒适,病房的区域十分安静,适合休养,并有专业的医生护士24小时巡房护理。

    余眉看到自醒来,发觉自己下半身没有知觉的谭慕铭,沉默间,就不曾说过一句话,此时躺在床上,一动不动的看向窗外,就连门被打开,也毫无所觉。

    余眉只觉得那一刻心难受的发疼。

    她强打起精神,提着食盒走到床前的实木桌前,故作轻松的看了看他的脸色,然后拿起帕子心疼的给他擦了擦额头隐隐的一层汗,她如何不知道,躺在这里哪来的汗,无非就是在没人的时候,他可能一次,两次,甚至十几次几十次想试图起身下床,也许在过去这么久的时间里,他难以相信承认自己无法再站起来这个事实。

    擦完了汗,余眉再也无法去看那双终于绝望的眼晴,安慰的话医生,她,还有朋友每个人都会说一遍,可是聪明如他的人,又怎么可能看不出来,听不出来。

    越是聪明的人,这个时候的伤害就会越大,她心疼的强忍住眼里的泪,侧过头轻轻给她摇高床转移话题道:“是不是饿了,我中午做的饭菜都是你爱吃的,很香,还有竹笋蘑菇汤,还有莲子羹,八宝饭,八种米啊,还有鱼,闻闻是不是香喷喷的……”

    她利落的将饭菜摆在桌子上,然后拿出饭盛出饭,正打算放到他手里,就听到从醒后这几天一直沉默的谭慕铭突然开了口。

    仿佛想了无数遍,思量了无数次,最后做出的决定,他只是宣布结果,他说:“关于你提出离婚那件事,我没意见,你有时候的话,我们尽快将婚离一下吧。”

    余眉拿着勺子的手抖了一下,这件事是她心里永远的痛,每每想起都锥心一般,如果能选择,她宁愿自己永远没有对他说出离婚那两个字,如果不是那件事,他又怎么会发生这种事。

    这件事,哪怕再多提一个字,她都要崩溃,内疚如啃噬般纠缠着她,让她难以面对自己的过范,她忍住心口的难受,似没听到般转移着话题,“试试这个鱼汤,一点都不腥,我觉得味道不错,你尝尝……”

    她舀了一勺匆匆放到他嘴边,想亲自喂他,但他没有张嘴,只是目光定定的看着她,直到她的手微微发着抖,他才张开嘴将汤饮下。

    余眉松了口气之余,将剩下的饭菜喂完,本以为这件事就这样一揭而过。

    可是,在她半个多月没有回家,几乎忘了自己的一对儿女,一颗心都扑在了男人身上,在有一天,终于想孩子想得忍不住回别墅一趟,前脚进了门,还没待亲亲孩子,律师就已经找上门来。

    谭慕铭公司的律师顾问,在律师界也是相当有名望,笔直的西装,有条理的言谈举止,一看便知是身经百战十分有职业素质的高智商人物。

    因为从他一进门,没有经验的余眉就已经被他牵着鼻子走许久。

    各种文件摊开了一桌子,他是公司的顾问,更是谭慕铭的私人代理律师,处理一件离婚事件简直是大材小用,再加上当初婚前经过他手的那份有公证效用的协议。

    离婚这件事,明明白白,清清楚楚,不容拒绝的被摊在了余眉的面前。

    “……按照这份婚前协议,离婚后双胞胎的抚养权归余小姐所有,另这幢别墅谭总的意思是,当初的起动资金是余眉赠与,剩余的部分他不再追讨,一并交给余小姐处置,还有谭总名下私人的八处房产和财产,全部归于两个孩子名下,在双胞胎满十八岁前,暂由余小姐代理……”

    “余小姐,这件事谭总已经交给我全权负责,既然余小姐早已向谭总提出离婚需求,又有婚前协议,也不需要调解,那就在文件上签上名字,之后的事我会办妥。”

    余眉从李律师进来开始,就一句话一个字都说不出来,整个人就如霜打过一样,脑袋一片空白,有那么一刻她无比憎恨着自己,她死死的盯着那张他签名按指印一式两份的婚前协议,突然伸手就将那张协议抢了过来,连同桌上那些文件,在李律师惊愕的目光下,全部撕的粉碎。

    然后起身到柜子里将自己的那张纸取了出来,撕个干净。

    落了一地上的纸屑。

    余眉喘着气回头对已经起身的李律师,微红的眼大声道:“李律师,你一口一句婚前协议,现在婚前协议没有了,我撕了,你还要说什么?现在总轮到我说话了吧?

    你回去告诉谭慕铭,我不稀罕他那些名赠实给的财产,也不会和他离婚,当初嫁给他图的不是他的钱,现在在他困难的时候我也不会离他而去,他别想让我背上没道德的势力女的名声,我怕我的儿子以后抬不起头来,除非他身体好起来,否则,永远不要再谈离婚两个字!”

    李律师离开的时候,对余眉的道:“我会对谭总转达余小姐的话,余小姐请留步。”

    李律师前脚走,余眉走进孩子房间大哭一场,两个孩子根本没有在家,而是被婆婆那边接过去照顾,王阿姨也过去了,她扑了个空,孩子没有见着,看着空空如也的婴儿房,忍不住泪水止不住的飞溅。

    哭的楼下几个打扫的佣人,也跟着心生怜悯。

    余眉回到医院时,眼晴红红的,就算用冰敷过,也难掩哭过的...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