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八十五章 有命(大结局)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错字改

    ******************

    天光大亮,旭日东升。

    宣德门前百官命妇两列如云。

    幰弩、方伞、杂花、扇曲盖缓缓第一道引路而行。

    伴着这些人出现,两列百官命妇不由站直了身子看去。

    其后青衣外杖、车辐棒、告止、传教、信幡,另有仪刀、戟、弓矢队列肃然。

    悠扬的乐曲由远及近。

    节鼓、铙鼓、羽葆鼓咚咚,箫、笳、笛声脆脆。

    随着乐声百人黄麾仗,一列短戟、五色氅,一列戈、五色氅,一列仪锽、五色幡缓缓走出。

    马蹄声声奔出军卫、威卫、武卫、骁卫二十人稳稳前行。

    秦弧抬起头,在精挑细选身高胖瘦装扮一致的仪仗队中准确的看到了周箙。

    他的面容肃正,目不斜视,身子端正的御马前行。

    在他们身后皇后的车驾已经能够看到。

    六青马二十四驾士左右护着皇后车驾,其左右后二团雉尾扇、四大伞、八大雉尾扇,锦花盖、锦曲盖、锦六柱如林而立。

    日光下,皇后的车驾熠熠生辉。

    左右两边的官员命妇齐齐的施礼叩拜。

    秦弧慢慢的退出去,拄着拐转过身,蹬蹬的拐杖敲击地面的声音淹没在鼓乐声中。

    那是一个什么样的女子呢?

    他的眼前出现一辆马车。

    “倒是好架子。”身旁似乎有少年人倨傲的说道。

    “应该是好沉稳。”他慢慢的说道,嘴边一丝笑,“我倒是有些惶惶。”

    看着眼前似乎渐渐驶近的马车。

    是,什么样的一个女子呢?

    马车从他上穿过,消失不见了。

    秦弧停下脚,声音的鼓乐声渐渐远去。

    “公子。”身后有小厮颤声喊道。

    秦弧没有回头。伸手。

    “公子。”小厮都快哭了,手里攥着的东西不肯递过来。

    秦弧的手伸着不动。

    小厮终于递过来,一个发旧的弓和一个装画的竹筒。

    秦弧接过来。低头看着。

    “秦十三,这可是我最喜欢的弓。”少年人大声的说道。冲他扬手。

    再错眼便是一群人含笑涌上前。

    “这官人酿,为祝官人们登仙台,为助兴,并不敢乱了官人们的登仙步。”

    “恭祝秦郎君。”

    “快来,半芹姑娘交代过,只能等你来才能打开。”

    “公子请。”

    一盏灯,两盏灯,三盏灯。屋子里点点亮起来,绚丽的,雍容的,一朵一朵绽放的牡丹….

    秦弧仰头哈哈一笑,将长弓和竹筒分左右背在身上,拄着拐杖大步向前而去。

    “我…有…一副画….”

    “美人…为我…作….”

    “葡萄..美酒…贺得意….”

    “..有美人兮…见不忘…”

    …………………………………………….

    “拜。”

    伴着内侍司仪的喊声,偌大的殿前百官命妇齐齐的施礼。

    皇帝由殿内一步步走出来,看着下了车驾的皇后。

    鼓乐转换,声声而亮。

    “发册。”

    方伯琮说道。

    内侍们捧着金册,羽扇上躬身相迎。

    程昉缓步而上。身旁的侍女接过金册,打开羽扇,

    方伯琮伸手。程昉将手伸过去略作一扶。

    “皇后升殿。”

    伴着司仪的高喝,方伯琮看着程昉微微一笑,转身先行,程昉含笑抬脚跟上。

    其后百官命妇四拜。

    …………………………………………..

    星光转换二百八十九年后,大梁,江州,冬夜。

    夜风呼呼,漆黑一片的荒野上有急促的脚步声传来,伴着粗重的喘息声。

    一声低呼。有人跌倒在地上,前面的人立刻搀扶。

    “怎么样?”男声低低问道。

    “没事没事。被绊倒了。”女声说道,一面忙起身。

    “孩子怎么样?”男声问道。带着几分担忧。

    火捻子一晃,燃起一点光亮,照着一男一女的面容。

    他们穿着破旧似乎是那穷民百姓,但微微的火光下面容却是带着几分富态,此时二人都低头看向妇人的怀里。

    一个小包被子裹得严实,妇人伸手掀开,露出其中一个粉团般熟睡的婴儿,或者是火光或者是冷风侵扰,他不由晃晃了头,将小拳头在耳边蹭了蹭。

    妇人忙将包被掩住。

    “没事,小少爷还好。”她说道。

    男人点点头,伸手接过孩子。

    “我来抱,咱们快走。”他低声说道。

    话音才落,他的面色就一变。

    “不好。”他说道,“追来了。”

    妇人神情大变忙起身,火捻子被晃灭。

    “追的这么紧。”男人低声说道,“肯定有人算路。”

    “那怎么办?我们逃不了了。”妇人的声音哽咽。

    “只要没被抓住,就要接着逃。”男人说道,带着几分决绝,将孩子背在身上,“我不信程家的血脉就这样断绝了。”

    夜色里两个身影踉跄奔向前。

    身后马蹄声声,伴着犬鸣渐渐逼近。

    火把明亮,照的原野上这一队披挂严整,兵器林林的人马。

    为首的勒住马。

    “往哪边?”他喝道。

    身后便有一个文士上前,手中拿着一个罗盘,抬头看天,又看看罗盘,又掐指一算。

    “那边。”他说道,伸手指着适才男人和女人逃去的方向。

    将官从腰里拿出一物,火把下可见其竹筒铁柄。

    “陛下有令,凡是程氏,只要死不要活的,一个脑袋价值一个节度使。”他大笑说道。“看看我们今晚手中的突火枪能拿下几个节度使。”

    身后其他人齐声呼喝,将手中的突火枪都举起来。

    马蹄哒哒疾奔而去。

    此时,大梁京城。司天观星台。

    这座高大的楼阁下门打开,一队高大的禁卫护送下。一个裹着斗篷的男人踏入其内。

    他没有沿楼梯而上,而是径直走到墙面前,旁边的侍卫将墙面用力的一推,整堵墙转动,露出一个向下的楼梯。

    一步一步的走下,地室阔亮另一番天地,此时火把映照亮如白昼。

    墙边铁链悬挂吊着一个伤痕累累的中年男人。

    铁链穿过了他的肩头和双腿,整个人被悬挂在空中。看上去格外的恐怖。

    “在自己亲手建造的地方住着比大牢里舒服了多了吧?”

    脚步声停下来,清朗的男声说道。

    “父亲大人。”

    这个称呼此时此刻听来是如此的惊悚,中年男人慢慢的抬起头,惨白憔悴的清癯面容微微一笑。

    “陛下来了。”他沙哑着嗓子慢慢说道。

    来人站定一手掀起兜帽,解下斗篷,将高大的身材展露,身穿大红锦衣,在明亮的火把下带着几分炫目,他抬起头,俊美的面容冷峻。目光犀利。

    “父亲。”他说道,“我再来问一遍,大梁将毁于何人之手?”

    中年男人笑了。

    “阿四。”他忽的唤道。

    一旁站立的侍卫眉头微微跳。忍不住看过来一眼。

    太常寺程隼果然狂妄,都这个时候了还敢直呼陛下小名。

    杨汕肃目看着他。

    “父亲,你算了一辈子,可算到了自己的结局?”他说道。

    程隼笑了。

    “陛下,我家阿昉怎么样?”他没有回答,而是问道。

    阿昉这个名字说出来,杨汕的面容没有丝毫的变化。

    “阿昉。”他慢慢吐出这个字。

    “很好。”

    “很美。”

    “很聪明。”

    “有美一人。”

    “适我愿兮。”

    程隼看着他始终微微笑。

    “父亲。”杨汕看着他,负手肃立,“朕已经追封阿昉为孝昭皇后。她是朕最好的皇后,朕谢谢父亲为我大梁养育如此绝世无双的皇后。”

    程隼哈哈笑了。

    “陛下以为。我们程家是为你教养出这样的一个好皇后吗?”

    他说道,晃动身子。铁链一阵乱响。

    一旁的侍卫立刻站上前来。

    “陛下小心。”他们说道,带着几分戒备挡住杨汕。

    虽然程隼已经废人一个人,但想到程氏一族的奇才诡技,心内还是有些畏惧。

    杨汕抬手挥开侍卫,看着程隼。

    “我家的阿昉天资聪慧。”...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