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232、宗主真容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芷染的态度惹得众人不满,都七嘴八舌的朝着她指指点点。

    白云帆强势的站在芷染的前面,对着族中各人魅惑的笑道:“你们若是想死的话,就再朝着对芷染指一下试试。”

    六长老不满的叫嚣,“你是什么人,你有什么资格管我们族里的事情,你现在不过是一个阶下囚而已。”

    “是吗?”白云帆凉凉的声音还未完全落下,就见六长老突然嚎叫了一声,满地打滚。

    芷染瞥眼望去,眼里带了淡淡的笑意,朝着白云帆后背努努嘴,示意做得好。

    可惜白云帆后背没有长眼睛,看不到。

    许久没有被这样保护过了,芷染此时有种说不出的感觉,不想笑倒是想哭,想欣喜的落泪。

    “若不是看在芷染的面子上,你们是觉得我们闹进凤族,会无一人伤亡吗?我们不是怕你们,不过是不想芷染难做。”

    白云帆声声响在凤族人的心头上。

    他已经受够了,像是一个受气包一样,求着人家的原谅。

    若是想让他们死在这里,他们死也要拖一些人垫背,不在乎两败俱伤的话,就只管闹好了。

    “够了,你先替六长老解毒,本来就是你们无礼闯了进来,先伤了我们的族人,现在你们哪里还有理指责我们的不是。”大长老沉声公平的说道。

    白云帆却是不买她的帐,回眸望了一眼芷染,挑眉问话,见芷染应了一声,他这才抬手一弹,一颗药丸好落入六长老的嘴里。

    大长老亲手扶起六长老给他顺了顺气,问:“你没事吧?”

    六长老不领情,下意识的恶言回道:“换你来试试,看有没有事?”

    大长老撇了下唇,不再与六长老说话。

    她回首与芷染说道:“你应该知道的,你提的要求我做不了主,我得先去……”

    “问宗主嘛!”芷染笑着接过话。

    她抬手挥了挥说:“你先去问问宗主,说不定她老人家会同意呢!”

    虽然没有见过宗主,但芷染对这个宗主倒是有几分好印象,因为每次大长老做不了主的事情,跑去问宗主。

    宗主都没有意见同意了她的决定,像上次离开凤族也是一样的。

    大长老无奈的应了一声,说:“先给族人解毒,不管怎么样,我们都不会伤害你师父师叔,你又何不大方一点?”

    芷染想了下,耸耸肩道:“也是,反正到时候你们不放我师父师叔走,他们又可以再下毒。”

    大长老斥道:“胡说八道什么。”

    芷染轻笑的拍了拍白云帆的后背说:“师叔,就麻烦你给他们解药噢!”

    白云帆一噎,本来想让芷染去办的,但想到她之前说的话,便也没有拆穿他,这事便自己来做了。

    白云帆由族人带着挨家挨户的去给人解毒,芷染窃笑的牵起恩恩的手说:“走,姐带你回去。”

    白云飞宠溺的看着芷染,道:“我也去帮忙,也好早点把这事了结了。”

    “嗯嗯!”芷染挥手示意,对余炎说:“你就跟我们一起回屋啊!”

    芷染几人率先往回走,大长老看了几眼也没有拦着,低声跟几个长老说了几句话,也朝着另一个方向走去。

    一路到了屋门口,芷染挑眉问紧跟着她的几人。

    “你们不用回家吗?第一次出门,族里又出了这样的事情,不需要回去看看吗?”

    凤飞羽微不可见的皱了下眉问:“你这里没事了吗?”

    芷染耸耸肩,笑吟吟的问:“我这里哪里会有什么事情,再说现在不是已经回了凤族了吗?我也不用你们保护了,都各自回去吧!”

    凤飞羽叮嘱了芷染两句,便率先迈开步伐走了。

    凤霖走在最后,有些期期艾艾的样子,先走一步的凤尧还回头叫道:“哥,你怎么不走啊!”

    凤霖尴尬的看了眼凤尧,挫着手不好意思的问着芷染。

    “我想问你一件事!”

    芷染挑眉看向凤霖,笑意盈盈的说:“你问吧!”

    她对凤霖谈不上喜恶,毕竟最初凤霖识人不清,害了语烟是事实,但是后来他为了赎罪,又一门心思对语烟好。

    站在客观的立场上说,凤霖这个人的心地不错,且性子十分的忠厚。

    “语烟她真的不回来了吗?”

    芷染笑得意味深长的说:“你姐不会回来了,而且等太子回来后,俩人就会大婚。你这些天也在帝都,相信你也听说过了,太子殿下为了等我姐,一直拖到了二十多岁,太子府里也没一个女主人,你就该知晓答案的。”

    凤霖嘴角一扬,苦涩的笑了笑。

    芷染叹息劝道:“你也不要想太多,我姐和太子自幼相识,俩人感情深厚,若你真的希望我姐好,就祝福她吧!”

    凤霖沉沉一笑,说:“嗯!我祝福他,我弟在叫我,我先回去了。”

    “去吧!”芷染摆摆手,没有多留。

    待就剩她们三人时,芷染才收起笑容,对余炎吩咐,“余大哥,接下来在凤族的这些日子,我希望你能答应我,寸步不离的守着恩恩,不要让他出事了。”

    余炎坚定的点了点头,却是好奇担忧的问:“难道有人要害我们吗?”

    芷染不想解释这么多,敷衍的笑说:“不是,就是以防万一,毕竟这里的人你也看到了,他们都不想我们走!我怕他们到时候拿恩恩做文章。”

    余炎了解的说:“我知道了,我不会让人有机可趁的。”

    芷染感谢的说:“这些日子就辛苦你了,对了,你们这些天肯定也休息不好,你先去休息一下!接下来还不知道要住几天,现在恩恩在我这边,没事的。”

    余炎看了眼恩恩,想是他们姐弟俩有话要说,也没有多说什么。

    顺着芷染的意思,就去了旁边厢房里休息。

    姐弟俩单独相处的时候,芷染笑着摸了摸恩恩的脑袋说:“一转眼不见,恩恩都长这么高,这么大了?”

    恩恩略有羞涩的躲了一下,说:“我与姐姐四年多未见了,早就不是当初几岁的小奶娃了。”

    芷染欣慰的点了点头,说:“既然是这样的话,有些话,我也就不瞒着你了,该和你说的,就都和你说清楚。”

    恩恩正色道:“姐姐你说。”

    其实家里瞒着他的事情,他早就清楚了,不过见家人都费尽了心机想要保护他,他就只好当做不知道了,免得伤了他们的心。

    这一次,他要跟着来,一来是为了自己的身体,二来也是想解决这事。

    毕竟这么长久拖下去,最受伤的都是关心他的人。

    “你也知道你和其他人是不一样的,你比较受到老天的眷顾,所以能听到许多人听不到的声音,对不对?”芷染小心翼翼的措辞。

    她不想让恩恩产生不好的念头。

    “我明白的,姐你就直接说吧!”恩恩深邃的眼眸带有笑意。

    芷染突然想到恩恩的本事,狐疑的说:“你是不是已经知道了什么?”

    恩恩轻松的说道:“爹娘在家里哪有不讨论我的事情,偶然之下得知了此事,看爹娘这么担忧不愿意告诉我,我也只好装做不知道了。”

    芷染苦笑一声,“亏得我们瞄得这么紧,你还是知道了。”

    但想想又觉得这也是一件好事,至少她现在说起来,容易多了。

    “既然你知道了这事,我就跟你说说凤族的事情,也让了解一下,你的身体究竟是怎么回事。”

    芷染将凤族的事情,事无巨细全告诉了恩恩。

    恩恩认真听着,时不时点点头,情绪起伏也不大。

    芷染在说到她滴血认圣石的时候,恩恩倒是有些好奇的说:“姐姐你们都验过了,不知道我的是怎么样的?”

    芷染见恩恩感兴趣,拉起他就说:“走,我带你去试试,其他的,我们在路上说。”

    姐弟俩人偷偷摸摸的去了后山的祭坛,一路上,芷染嘴不停的在说着凤族的事情,临到祭坛的时候。

    芷染有些失落的说:“恩恩,对不起,到目前为此,姐姐还没有打听到有效的办法能救你。”

    恩恩怔了一下,突然粲然的笑了起来。

    “我知道姐姐已经尽力了,不要紧的!再说,这一生虽然很短暂,但我过得很幸福。再者,未来还有七年,还有无数的可能。”

    芷染受了恩恩的感染,附和的笑说:“对,我不该失望,办法总是人想出来的,不可能就没有办法了。”

    俩人进了山洞,恩恩好奇的左右张望,略显失望的说:“这就是祭坛啊?”

    祭坛平淡无奇,甚至一路过来的山壁还散发着黝黑的光芒,确实没有什么值得人欣赏的地方。

    “过来。”芷染先一步走到工祭坛上,按下机关,显现出圣石。

    圣石在没有滴血的时候,也不过就是一块漆黑的石头而已,如果丢在路过,想是没有人会多看一眼。

    “这就是圣石吗?”恩恩好奇的在石头上摸了摸,觉得石头十分的光滑,像是被打磨过似的。

    “对,你快试试,免得一会儿来人了,倒是徒增麻烦。”芷染催促着,拿出随身携带的金针包,抽出一根金针,轻轻在恩恩手...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