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95|番外 十年以后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nbsp; 三两句话把秦琰给抨击地偃旗息鼓,跟豆豆使了个眼色。豆豆站起来说:“舅,我回房间复习功课了。”

    “别复习了,去洗洗睡吧,跑来跑去累了一天了。”陈寅在沙发上动了一下脚,对秦琰伸了伸手:“咱们也睡吧。”

    秦琰赶紧过去抱他,陈寅有点不好意思地看了一眼豆豆,打了一下秦琰的手背:“扶着就行了,别抱!”

    “就抱。”秦琰笑嘻嘻地把他打横公主抱起来,陈寅一个一米八多的大老爷们儿还是挺沉的,他抱起来却一点儿不吃力。

    豆豆冲秦琰做了个大拇哥的手势,拖着自己的行李回房了。

    落地窗户开着,凉爽的秋风吹动纱质的窗帘,微微地掠进屋子里很舒服。

    秦琰把陈寅轻轻放到床上,两手撑在他脑袋两侧,低下头亲了一口:“老婆,脚还疼不疼?”

    陈寅伸手摸了摸他的脸:“不疼,要不是你那么多事儿,咱俩现在已经拿到结婚证儿了。”

    “养好了再去不是一样能拿?崴脚这事儿可大可小,万一骨头长歪了怎么办?那么漂亮两条腿……”

    陈寅捏了捏他脸上的肉:“要是真长歪了呢?”

    “那我就走哪儿都抱着你,当你的腿。”秦琰深情地看着他,眼神儿都快柔出水了。

    陈寅抿了抿嘴笑了,一只手摸进他的衣领里,另一只手揽着他的脑袋,抬头去吻他,两人很快纠缠到一起,秦琰一边脱他的衣服,一边不忘把他的脚架起来。

    风吹帘动,月光下倒影出两条人影格外煽情。

    第二天一早秦琰起来去外面买早点,等豆豆吃完以后送他去上学。“中午去你奶奶家吃红烧肉。”

    豆豆冲他笑了笑:“还让不让人好好考试了?”

    中午一家人浩浩荡荡去秦家吃饭,两位老人年逾花甲,看起来却是精神矍铄,刘玉华亲亲热热搂着陈梓安说:“又长高了。”

    秦琰说:“已经比陈寅高了,都快撵上我了。”

    陈寅轻轻笑了:“不带你这样儿的,夸你自己也就算了,还得踩我一下是怎么回事?”

    秦玚家的天天现在上小学六年级,正是喜欢跟在大孩子后面玩儿的年龄,每次陈梓安过来身后就像缀了一条小尾巴。这孩子好美人,当初还在怀里就知道缠着陈寅抱抱亲亲了,现在黏着陈梓安更是一刻也离不开。“豆豆哥,你怎么这么长时间不来啊?我都想死你了。”

    陈梓安听着这话笑了:“让我看看你这小脑袋瓜是怎么长得?怎么说出来的话总是这么甜?”

    天天笑着扑到他怀里搂着他的腰蹭了蹭。

    年念皱着眉瞪了天天一眼:“站没站相!别老没骨头似的黏着你哥!”

    陈梓安摸了摸他的头发:“行了别蹭了,吃饭吧。”

    吃饭的时候秦翊钧还记得他俩说要出去度蜜月的事儿,问了一句:“怎么没去领证啊?”

    “陈寅脚踝伤了,在家养几天再去。”秦琰说。

    老人家点了点头:“嗯,这个伤可大可小,还是好好养养。不过养好了还是赶紧去领个证,咱们国家就是这点不好,还是不够开明。”

    陈寅跟秦琰笑着答应:“知道了,爸爸。”

    秦玚家去年又添了个小子,现在正坐在婴儿座椅里吃辅食,看着肉呼呼的特别可爱。

    年念眼看着秦琰又要去逗她儿子,问了一句:“前两天听说你们酒店又要往河南发展了?你在京津冀这边儿也没开几年,现在就到河南去是不是早了点儿?”

    “也就一条河,其实挺近的。”秦琰说了一句:“我还准备明年回去就跟陈寅住那儿呢。”

    年念无语的看了他一眼:“你干脆开到陈寅家门口儿得了。”

    “这不是为了给丈母娘证明我的实力吗?”

    秦琰刚说完就被陈寅在手背上掐了一下。

    中秋那天一家三口回河南,不知道陈宁怎么劝得,苗翠芝好赖让秦琰进门了。进门也没敢喊妈,三十多岁的人了像个小学生似的规规矩矩的,一步也不敢做错。

    晚上睡觉的时候他搂着陈寅抚慰受伤的小心灵:“老婆,咱妈太有毅力太坚强了。”

    陈寅摸摸他的脑袋:“她现在已经软化了,等咱们把证儿拿回来,她就投降了。”

    漂亮国几年前就全国通过同性恋婚姻法了,俩人到拉斯维加斯领证儿顺便度蜜月,路过一家电影院,一抬头看见上面贴着一张海报,秦琰拉着他的手,看看海报又看看他的脸:“你怎么十年一点儿没变呢?”

    作者有话要说:还有一章程宣x毛毛的番外,大概这两天放,么么哒~
上一页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