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174章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她呵呵一笑,方才还回几分少女的朝气。她走回桌台,拿起书来,就着刚刚被打断的地方神情自若的看了下去。

    第五岚默默的垂着头,余光里那少女的身影影影绰绰的,累得他心里无端的烦闷。就这样呆坐了一会儿,第五岚提起苍白的手,便欲亲自拨那淬了油的木轮子。

    “哥哥有所不知,这段闭关的时候大不一样,我一直那黑暗里坐着,”那翻着书的女子仿佛知道他要离去的意图,细语道。

    “我一直在那黑暗里坐着,日思夜想。”

    第五岚的侧颜在暗处,仿佛雕像一般死寂:“那你,想到了什么。”

    “想到了弟弟,杉杉,哥哥,父亲,还有我自己。想到了许多过去的事情,想到了小时候我们一处玩去,那时候杉杉和凤儿最要好,整天腻在一起不说,连睡觉时都要拉着手去,我嫉妒得要命,还吵着闹着要和凤儿比武,那时也不懂事,哭哭闹闹的,每次都是哥哥在我们身边劝着,好生怀念。”她说着,长叹一口气。

    第五岚的容颜如一砥坚硬的石墙,如钢似铁,不见丝毫缝隙。

    “我倒是记得,父亲的个性虽是暴虐,却从不看轻任何女子,他见你总输给三弟,便私授武学于你,我倒是个讨他喜欢的,自小被他带于身边,耳濡目染,然而我却知道,他对我虽不发脾气,却是最爱重于你。送梅字于你,望你炼化寒苦于梅香,化剑出鞘,光耀我第五家的门楣。”

    第五梅的眼底划过一丝冷意,似笑非笑道:“他本就是个世间异类,这世间该行之道,世人该做之事,他偏偏要忤逆。他若不落得今日这等下场,我都替老天爷不甘。”

    第五岚的眼角挂上讽意,脸上却笑着,又换上了那副风流倜傥的模样:“妹妹今日这样感伤回忆,说来我也不记得自己有多久,不曾这样闲谈过。都是些细细碎碎的,哪里记得那样清楚。许是有些时日不见那个让你争风吃醋的杉杉,妹妹该不是想她了吧。”

    第五梅摇了摇头,面色如常:“罢了,我想她作何,谁知道人家想我不想。这些日子我不在家里,回来后听丫头说了些,这回我们第五家也算是扬眉吐气,彻底的重振门庭了。”

    第五岚慵懒的用手遮住半张脸,打了个小小的哈欠:“妹妹和我说这些可是找错人了,什么门庭不门庭的,我只关心我这新制的香好不好闻,丫鬟裁的衣服美不美,新竹居的扇骨道地不道地。不过,这事你知道了也好,”第五岚的嘴角微微一提:“弄来弄去的,还是老三上去了,这要是爹在,指不定得多生气。梅妹淬了香剑,临到最后没拔出来,留着自己闻去了。”

    第五梅眯着眼睛,一眼不发的站起来,她身形比前几年长高不少,也许是因为个子拉起来了,整个人看起来变得比以前更瘦削,线条也略显凌厉了些。

    第五岚斜睨着她一言不发的朝自己走来,毫不畏惧的嘲讽着她眼里的冷意。

    “哥哥虽没了腿,这嘴巴还是和小时候一样,端是何等的厉害。况且哥哥本就是满腹经纶博闻强记之人,风花雪月这等小事怎可能难得住哥哥这等雅人。哥哥制的香,做妹妹的没摊得半块,也不知流落哪个丫头手里糟蹋去。听闻薛妹妹送来了一个稀客给哥哥,哥哥将她收在香阁,”第五梅的身子压了下去,眸底是玄冰般的冷:“别不是,都给了她了。”

    第五岚无声的笑着,他几乎不受控制的,渐渐的大笑,直笑到眼泪都出来了。他用手指着第五梅,笑得快说不出话来:“你你…哎呦,”他扶着腹部,放浪形骸的靠在那棕色的手车上,待笑够了,摇头道:“你说说你啊,小时候和凤弟抢女人,长大了又和我丫头这抢香头,妹妹,我也有点好奇了,若是将来我们都老了,你抢什么呢?”

    第五梅跟着笑将起来,边笑边摇头。她渐渐平息了笑容,温言道:“哥哥真会说笑,这回我放心了,您还和小时候一样,风趣得紧。既然哥哥不想和我这做妹妹好好说话,那妹妹也只能作罢。不过鸿杉让我转告你,那金玉娴好生替她养着,喉咙慢慢治,但是得让她拿东西换。我这刚好有师傅弄好的落魂吟,烦哥哥嘱咐下面的人把这给她拿去,让她给那天蟾宝楼的头牌送上一杯,权当庆祝那老板如日中天,盛名不落。”

    第五岚似笑非笑的看着前方,淡然道:“妹妹虽在黑暗里思念旧事,新事却也是股掌在握,佩服啊。不过我可否代那可怜人问上一句,可还回得来?”

    第五梅笑道:“我也就是传个话,这哪里问得到我。要做主也得是鸿杉,要不哥哥去问她罢。”(。)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