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93章 从一个梦到另一个梦里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bsp;   宋沛流仰起脸,感受着宋燃的力度,那几乎要将他撞碎。

    那么真实。

    “为什么要这么做。已经没有意义了。”宋沛流扯起一抹无奈的笑。

    他曾经幻想过宋燃的拥抱,但当它实现的时候,他却一点也不想要了。

    “那就做唯一有意义的事情,抱紧我。”宋燃的下巴磕在宋沛流的肩上,就像一个任性至极的孩子,“这是现在我最想要的。”

    “傻瓜,是时候让我走了。我追随了你太久,哪怕最后的一刻,让我做我自己吧……”

    宋沛流的身体已经失去了力气,那强大的毁灭一切的力量正在回流,吞噬着他自己的身体。

    他的发丝不断地被漂浮着消散开来,却又被另一股力量聚合,他的肌肤不断有粒子溢出,却又在下一刻回归原处,宋沛流轻松地毁掉自己,而宋燃却万般执着地将他修复。

    “让我走吧……”宋沛流覆在宋燃的耳边,用极为柔和的声音说,“等到你的力量也用尽,结果还是那样。”

    “等到我的力量也用尽,我愿意和你一起成为那个结果的一部分。所以,抱抱我,沛流。就像小时候一样。”

    让我们回到最初的原点。

    宋沛流无奈地长叹了一口气,他试着动了动手指,已经失去了控制自己身体的能力了。

    “我动不了了……宋燃。”

    “那我抱着你就好。”

    “你说你想要做你自己,那么怎样才算‘你自己’?”

    “不再期待你,不再想念你,不再将你在乎的事情当做自己在乎的事情……不用再继续看着你的背影……”

    宋沛流闭上了眼睛,他越来越疲倦,就连回答宋燃的问题也变得吃力。

    他知道,宋燃的力量也将被消耗殆尽了。

    将分散开的粒子强行聚合消耗的能量远远比分解要多的多。

    “那你还是不要做你自己了。”宋燃回答。

    在思维陷入混沌的那一刻,宋沛流忍不住笑了。

    为什么你在我面前总能这样理所当然的任性呢?

    宋燃的耳边能听见自己的心跳,万物消长都不再拥有意义。

    他亲手将卡特琳娜送离了“崩裂”,成全了她的旅程。

    但对于宋沛流,他可能永远无法做到放手。

    他知道,他的人生就像一个盒子,所有美好只在瞬间,它们迫不及待地从盒子里扑着翅膀飞离,他用眼睛享受用手指触摸,但最终什么都没有抓住。而宋沛流,是唯一执着留在盒底的东西。

    命运是难以找到答案的谜题,哪怕他拥有着最聪明的大脑也无法算出结果。

    他们在宇宙中缓慢自转着,仿佛一颗孤独的行星。

    就在这个时候,一艘穿梭舰驰骋而来,舱门打开,里面是一个无菌舱。

    “宋燃,快将二哥送进来!快点!”宋枭大喊道。

    宋燃骤然惊醒,那个无菌舱是他曾经因为过量“金色潘多拉”而分解自己的时候,高缇耶所设计的。

    “你还愣着做什么!我们先阻止二哥分解自己,然后再想办法!”

    宋燃就似溺水太久失去力气忽然猛地移动了起来,他抱着宋沛流来到了舱门边,将已经失去意识的他推送了进去,将无菌舱关闭。

    无菌舱的磁场开始运行,当宋燃缓缓撤回自己的力量时,宋沛流依然安然地躺在里面,宋燃紧张而惶恐的眼睛里终于燃起了一丝希望。

    “他还活着,他真的还活着!”

    “那当然。”宋枭挤出一抹笑容,虽然内心深处沉重无比。

    他们驶向“崩裂”。

    进入通道的时候,所有舰组成员已经等待在了那里。他们对宋沛流怀有尊敬的感情,将他护送去了“崩裂”的医疗室,霍夫曼医生已经做好了准备,他从宋沛流的体内提取出了少量的“禁钥”,它已经完全渗透入了宋沛流的体内。

    “我不知道用什么方法能将这种药剂与宋沛流阁下分离开来。”霍夫曼医生摇了摇头,“这就像是要从大海中将沙子一粒一粒地捡出来。”

    医疗室内一片沉默死寂,虽然所有人都怀抱希望,但这也是他们意料之内的结果。

    “你们都出去吧。我想一个人待会儿。”

    宋燃无菌舱的对面坐了下来,他闭上眼睛,向后仰起了脑袋。

    所有人都走了出去,包括霍夫曼医生。而宋枭却在宋燃的身边坐下。

    “你怎么不出去?”宋燃的声音里是满满的疲倦。

    “因为在这里的都是我的家人。你叫我出去,我会有种被抛弃的感觉。”宋枭皱了皱鼻子说。

    宋燃轻叹了一声,抬起手想要揉一揉宋枭的脑袋,但是宋枭已经长高了太多,于是他干脆收回了自己的手。

    “我知道当你抱紧二哥的时候,他是怎样的感觉。”宋枭说。

    “哦,你真的知道?”

    “一开始,他一定很害怕自己伤害你。哪怕分解你的一寸发丝都会让他痛不欲生。”

    宋枭想起了小时候在那艘即将崩毁的桥舰上,自己的力量不受控制,分解着一切。是奥兹紧紧抱着他,保护他。

    “因为,对他而言,你远比他自己更重要。”宋枭侧目一笑。

    宋燃的肩膀不受控制地颤动,他的脸上露出了宋枭从未见过的颓然表情。

    “我觉得……自己刚从一个梦里醒来,又陷入了另一个梦里。”

    宋燃的声音发颤。

    宋枭这才明白,看起来云淡风轻对什么都可以不在乎,也可以释然一切失去的宋燃也会有脆弱的时刻。

    “对于我而言,只是五年,对于沛流而言,却是十三年。我和他之间的时差要如何追回。当我清醒,他却沉睡?”

    “哥,你设计了那么多性能卓越的星舰,所有其他人觉得不可能做到的事情,你都做到了。在二哥的心中,你是无所不能的。”宋枭起身,双手覆上无菌舱,看着睡着的东沛流,“这也许就是你追回与二哥之间时差最好的方式。弥补你们之间错过的八年。如果躺在这里的是奥兹,我会觉得庆幸。因为我还没有失去他,我还有机会。如果能抓住这个机会,我愿意用我的一生,只做这一件事情。”

    “你真的长大了。”

    “我本来就长大了。这几年的饭又不是白吃的。对了,大哥,如果说卡特琳娜的梦想是探索这个宇宙,那么你知道二哥的梦想是什么吗?”宋枭问。

    “沛流这家伙……”宋燃摇了摇头。

    “二哥的梦想是你。由始至终都是你。无论是过去的八年还是十三年,又或者是以后,都不会变。”宋枭说。

    宋燃睁大了眼睛,心脏在那一刻仿佛炸裂开来。

    “所以,二哥的梦想只有你能实现。”

    宋枭走出了医疗室,门外站着的是奥兹。

    他的眉眼依旧俊美,神色依旧无澜,就连挺拔的背影甚至于等待的姿态都和宋枭小时候的印象里一样。

    宋枭两三步上前,一把将他紧紧抱住。

    奥兹抬起胳膊,轻声问:“怎么了?”

    宋枭猛地吻上了他,奥兹完全没有预料到,向后踉跄而去,就在他稳住自己身体的时候,宋枭却用亚瑟的力量将他压在了墙面上。宋枭的亲吻是狂乱的,他的力量顺着奥兹的肌肤涌入他的体内,仿佛要将这个看似冰冷的男人完全占有。奥兹并没有反抗,只是将他抱紧,包容着他的横冲直撞,柔和的带有安抚意味的回吻。

    当宋枭收回自己的理智,他的额头抵在奥兹的肩膀上,轻声道:“对不起。”

    “对不起什么?你吻我不需要说对不起的。”奥兹环抱着宋枭,“你二哥怎么样了?”

    “他睡着了。躺在高缇耶设计的无菌仓里。每天将会消耗大量的能量才能让他不至于被分解。但不管怎样,他还活着。我真的难以想象如果他在大哥的面前消失的话,大哥会怎样?然后我想到……如果是你消失在我的面前,我会怎样?”

    “不要去设想任何的‘如果’,我就在你的面前。我也不会让自己轻易地被分解掉,因为我要一直在你的身边。我不会甘心你以后的人生里没有我,更不会甘心只与你走了这么短的一段路。”

    宋枭仰起脸来,眼睛里明明是湿的,脸上却在笑。

    “好难得听你说这么长的话。”

    “我可以继续长话短说。”

    “不要。你说的长一点,说的再久一点。我最喜欢的就是你的声音。”

    “我找到了‘凝望’,它的能量已经枯竭了,我们一起去把它带回来吧。”

    “好!如果二哥醒过来看见‘凝望’,一定会很开心!”
上一页目录下一章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